重读毛泽东:“赶考”(一)

编者按

“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明确方向,用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定信念、凝聚力量,用党的实践创造和历史经验启迪智慧、砥砺品格。”2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讲话强调,全党同志要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以昂扬姿态奋力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100周年。

为切实增强对全国青少年的党史教育、对一代伟人毛泽东传奇人生的了解,《中国青年》特邀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韩毓海同志撰写了《“说空话”与“办实事”》《“父老”与“子弟兵”》与《“赶考”》三篇文章。

《“说空话”与“办实事”》聚焦中共建党之初的1921-1925年,着重阐述了新生的中国共产党对于中国民主革命的任务与使命、道路与路线的曲折探索,阐明了“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以务实干事的态度对中国革命的性质、基础与主体力量所提出的远见卓识。

《“父老”与“子弟兵”》聚焦大革命失败后的1927-1931年,阐述了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失败后,创造性地开辟“武装割据”和建立“革命根据地”的“井冈山道路”的艰险历程,尤其是在对传统“农战”的继承创新基础上,建立“人民子弟兵”,并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牢固确立人民军队根本性质的辉煌创举和开创性实践。

《“赶考”》则聚焦1945-1949年,毛泽东领导“人民军队”建立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政权”的艰辛历程,并着重阐述了国共两军、两党性质的根本不同,我们也能由此体会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的深刻含义。

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祝彦认为,三篇文章以新民主主义革命三个时期为经,以其中的重要人物事件为纬,经纬结合,开合大气,既有史学的严谨,又有思想的火花,宏观与微观、历史与现实,结合得天衣无缝,兼具有穿透力的语言风格,不仅提供了大量中共党史知识,更给读者以画龙点睛的思考提示,是党史学习教育的好教材、好读本。

经此三篇文章,我们看到了一个历经百年沧桑的大党,太阳城在线娱乐登入:是如何从新生时的不成熟、不自主,经由革命风雨的洗礼,一步步成长、成熟与壮大的。从中,读者既能明晓中国共产党赢得民心、获得拥戴的根本之理,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更能从老一辈共产党人身上汲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德,领略忌谈空话、专办实事、躬身力行的魅力,真正做到明理、增信、崇德、力行的统一。

中国青年杂志新媒体特辟专栏刊发三篇文章,《中国青年》杂志从2021年第七期起对三篇文章予以连载,以飨读者,以此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

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提交的《论联合政府》报告(资料图片)

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回答了史迪威上述问题。

毛泽东说:这就是因为共产党领导了一支人民的军队,而这个军队进行着人民战争,这个军队的性质,与世界上一切军队的性质都不同。

共产党只有91万军队,但同时有220万民兵,共产党军队的数量不多,但民兵的数量,则是二战期间各国中最多的。军队与民兵配合作战,在二战中只有中国共产党是这样做的,这就是人民战争的一个基本特点。

什么是“人民军队”?

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具有以下特点:

一是,官兵一致,上下平等,军民之间、军政之间、我友之间,高度团结。二是,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善于游击战,也善于运动战。而这种战略战术,在抗日战争中最为有效。三是,军队的政治工作。因为战争就是政治的一种表现形式,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四是,一边战斗,一边生产,改善部队生活,减轻人民负担。

这些特点,是自工农红军创建以来,为毛泽东反复强调的。

上述之外,关于人民军队最根本的性质,毛泽东说了这样著名的话:

“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所有参加这个军队的人,都具有自觉的纪律;他们不是为着少数人的或狭隘集团的私利,而是为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着全民族的利益,而结合,而战斗的。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在这个宗旨下面,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其实,不仅是蒋介石、罗斯福和丘吉尔,即便是斯大林和托洛茨基,他们也都不明白毛泽东提出的“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究竟是指什么。在他们看来,军队就是军队、人民就是人民,正如政府就是政府、群众就是群众,而红军就是红军、老百姓就是老百姓——这之间应该是一清二楚的。

也正是在这种观点支配下,共产国际的左倾分子们,便把中国红军理解为一支纯粹的军队,其目标自然就是攻打大城市;而共产国际的右倾分子,则以为中国红军不过就是些伪装成军队的农民,不能打正规的战争,甚至根本就不配叫作军队,更不配叫作红军。

既然中国的红军,根本就不是苏联那种意义上的红军,何况红军既然已经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那就等于是政府的正规军,就应该听蒋介石的号令,而不能像毛泽东所说的那样,“听人民的号令”。

中国的“人民军队”,不是蒋军,不是美军,也不是苏联红军。如果我们不读《论联合政府》,就不会知道“人民军队”“人民战争”是什么,甚至就不懂得——“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光荣的称号,究竟是怎么来的。

“人民军队”“人民战争”——不仅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东西,也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东西。

毛泽东说,有了这样一支人民的军队,就有了人民战争,而有了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这就决定了,抗战胜利后,在中国建立的,只能是人民政权。

毛泽东所说的“联合政府”,其实就是指人民政权。

这样的人民政权,又是怎样构成的呢?

毛泽东说,这个政权,首先是中华民族的。中华民族,是由汉族和各少数民族团结构成的,少数民族并不是蒋介石所谓汉族的“宗族”,因为在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各民族是一律平等的。这个政权是人民的。

而关键在于,“人民”是什么?有人这样说:人民不过是个空洞抽象的名词,其内涵无限大,以至于谁也搞不清楚“人民”具体是指什么。还有人说,马克思主义讲的是“阶级”,毛泽东讲“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岂不是以“人民”代替了“阶级”?

毛泽东回答说,不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所说的人民,就是指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是指这四个阶级构成的统一战线,这四个阶级的“共和”与联合,就形成了中国人民。

什么叫“联合政府”?共产党人主张的“联合政府”,就是指这四个阶级联合的政权。

工农联盟,乃是这个政权的基础。毛泽东指出,这是由中国的国情决定的:

“这是一个真正适合中国人口中最大多数的要求的国家制度,因为,第一,它取得了和可能取得数百万产业工人,数千万手工业工人和雇佣农民的同意;其次,也取得了和可能取得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即在四亿五千万人口中占了三亿六千万的农民阶级的同意;又其次,也取得了和可能取得广大的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开明士绅及其他爱国分子的同意。

自然,这些阶级之间仍然是有矛盾的,例如劳资之间的矛盾,就是显著的一种;因此,这些阶级各有一些不同的要求。抹杀这种矛盾,抹杀这种不同要求,是虚伪的和错误的。但是,这种矛盾,这种不同的要求,在整个新民主主义的阶段上,不会也不应该使之发展到超过共同要求之上。这种矛盾和这种不同的要求,可以获得调节。在这种调节下,这些阶级可以共同完成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各项建设。”

而要使这四个阶级比较好地联合起来,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调节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使他们之间搞好团结。这就既要巩固工农的地位,同时,也必须保证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地位,毛泽东指出:当前,团结小资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则尤为重要,这也是由中国的国情所决定的。

毛泽东说:

“有些人不了解共产党人为什么不但不怕资本主义,反而在一定的条件下提倡它的发展。我们的回答是这样简单:拿资本主义的某种发展去代替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压迫,不但是一个进步,而且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它不但有利于资产阶级,同时也有利于无产阶级,或者说更有利于无产阶级。现在的中国是多了一个外国的帝国主义和一个本国的封建主义,而不是多了一个本国的资本主义,相反地,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太少了。说也奇怪,有些中国资产阶级代言人不敢正面地提出发展资本主义的主张,而要转弯抹角地来说这个问题。另外有些人,则甚至一口否认中国应该让资本主义有一个必要的发展,而说什么一下就可以到达社会主义社会,什么要将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毕其功于一役’。很明显地,这类现象,有些是反映着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有些则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对于民众的欺骗手段。我们共产党人根据自己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明确地知道,在中国的条件下,在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下,除了国家自己的经济、劳动人民的个体经济和合作社经济之外,一定要让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在不能操纵国民生计的范围内获得发展的便利,才能有益于社会的向前发展。对于中国共产党人,任何的空谈和欺骗,是不会让它迷惑我们的清醒头脑的。”

什么是中华,什么是人民,什么是共和——在《论联合政府》中,毛泽东一一作了创造性的回答,毛泽东就这样为“新中国”勾勒出了清晰的蓝图——虽然,他当时还没有明确指出,这个新中国,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而这样的人民政权,是与蒋介石现政权完全对立的。毛泽东说,这是因为蒋介石的政权,就是大地主、大银行家、大买办、大官僚独占的政权,里面没有工农的丝毫地位。

这样的人民政权,是美国的统治者不愿看到的,因为美国统治者打交道的主要对象,就是中国的大地主、大银行家、大买办、大官僚,如果没有了这四种人,美国人在中国说话就不顶用了。

毛泽东还说,中国的“人民政权”,与苏联也不同。据说现在苏联只有一个阶级,只有一个共产党来领导,但中国的情况不同,新中国的政权,是四个阶级的联合,是共产党团结各民主党派协商执政。中国的“人民政权”不是苏维埃。

如果说,苏联共产党知道有“联合政府”这样的说法,那提倡这种说法的人,恰恰是斯大林的对头托洛茨基。中国的大革命失败后,托洛茨基主张中国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国革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因此,中共的任务就是去建立宪政,在资产阶级民主法治的原则下,与资产阶级进行“合法斗争”——即为民主和法治进行斗争。可惜的是,追随托洛茨基的陈独秀等人,恰是因为这种所谓的“合法斗争”,而被蒋介石统统抓进了监狱。

著名的托派郑超麟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在大革命失败后,无论是斯大林还是托洛茨基,都没有想到中国会有所谓“红军”的存在。中国工农红军这种提法,正如“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一样,纯粹都是毛泽东一个人独自的发明。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毛泽东很快就会根据“人民军队”“人民战争”的宗旨,干脆给了这支军队一个自己的名字、一个光荣的名字——中国人民解放军。

这样的新中国,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但新中国,必将在人民的奋斗中诞生。

苏联对于中国革命道路了解不多,他们甚至认为,抗战期间,共产党的根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延安。

于是,《论联合政府》里如下的话,其实就是说给苏联和斯大林听的: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解放区,现在有九千五百五十万人口。其地域,北起内蒙,南至海南岛,大部分敌人所到之处,都有八路军、新四军或其他人民军队的活动。这个广大的中国解放区,包括十九个大的解放区,其地域包括辽宁、热河、察哈尔、绥远、陕西、甘肃、宁夏、山西、河北、河南、山东、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福建等省的大部分或小部分。延安是所有解放区的指导中心。在这个广大的解放区内,黄河以西的陕甘宁边区,只有人口一百五十万,是十九个解放区中的一个;而且除了浙东、琼崖两区之外,按其人口说来,它是一个最小的。有些人不明了这种情形,以为所谓中国解放区,主要就是陕甘宁边区。这是国民党政府的封锁政策造成的一个误会。在所有这些解放区内,实行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全部必要的政策,建立了或正在建立民选的共产党人和各抗日党派及无党无派的代表人物合作的政府,亦即地方性的联合政府。解放区内全体人民的力量都动员起来了。所有这一切,使得中国解放区在强敌压迫之下,在国民党军队的封锁和进攻的情况之下,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之下,能够屹立不摇,并且一天一天发展,缩小敌占区,扩大自己的区域,成为民主中国的模型,成为配合同盟国作战、驱逐日本侵略者、解放中国人民的主要力量。”

可惜,毛泽东的这些话——人民军队、人民战争、人民政府,斯大林和美国人似乎都没有听到,或者说,他们听到了,但根本就没有相信,更没有理解。否则就不能解释:以罗斯福和斯大林之精明,他们怎么会押错了宝,一意孤行,把赌注全压在了蒋介石政权身上。

只有搞清楚人民是什么,才能明白人民军队、人民战争和人民政权是什么。搞清楚“人民军队”“人民战争”“人民政权”,“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究竟是怎么来的,就需要重读《论联合政府》——如此才是“不忘初心”。

毛泽东后来说过:“学习历史主要是学习近代史,否则一亿年后怎么办?”

原文链接重读毛泽东:“赶考”(一)《中国青年杂志》2021年4月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太阳城在线娱乐登入

太阳城在线娱乐登入: 新櫈娱乐热播游戏

申博亚洲太阳城娱乐登入 太阳城是什么平台 北京pk10玩法介绍 新櫈娱乐热播游戏 博狗体育中文官方网址
金沙登入官网 赛车pk10手机开奖记录 彩赢网申博亚洲 一二博官网开户 沙龙盘口
彩788直属现金网 银河彩票app官方版下载 奔驰网址开户 88赌城娱乐 世界杯规则
新櫈娱乐游戏现金网 和记娱乐亚洲首选 申博娱乐城老品牌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 ag体育比分直播